九里云松项目入选《室内id+c》2014年9月刊
《室内id+c》——中国建筑学会会刊

山栖禅意妙趣光影  (当光影遇到禅意)

Pins De La Brume Hotel

杭州九里云松度假酒店的光影设计实践

设计:IDDI Lighting Design  撰文:孙嘉海

 

    初到杭州九里云松是2010年,它原是一处建于20世纪末的砖混结构建筑,隐匿于山环水抱之间,被茶园与古树包围,距千年古刹灵隐寺几步之遥。作为这处改造建筑的灯光顾问,第一次勘察现场,听业主讲述各种来由,一路将这5500平的场地尽心研习,尺度虽不大,但几圈走完,灯光设计上的挑战已跃然于心。点亮一处建筑的内外空间是技术,而赋予光影之灵魂是哲学。“尊重建筑特质,用有情节的光感动人”一直是我的设计哲学,而每当项目伊始,提问与思考是构筑设计灵魂的秘匙。

    翻新设计的建筑将强调空间序列,建立内部和外部空间与视觉关系的利用率;景观设计的主题则是以水为灵魂的设计,将极简主义发挥到极至,以及考虑对现状大树的保护,水面铺装草地被灌木等不同材质的有机组织以满足酒店功能需求。而室内设计则以新中式的手法,将江南元素与西方设计理念给合,并与室外景观交融,表达禅意和幽密。灯光设计的挑战在于如何用光影表达建筑、景观、室内的特质并将这三处空间建立内在联系;而“禅意”是业主希望赋予酒店的灵魂意义。于是,当光影遇到禅意,我们找到了灯光设计的主题:

    “山栖古隐的禅意,妙趣贯通的光影”。

    设计伊始的理念是美好的,把理念变成最终的实施并非易事。方案设计可以是精美的画册,但它绝不是纸上谈兵的摆设,特别对于灯光顾问这样作为配角的专业,需要很早参与项目,在建筑和室内设计的前期方案阶段给出材料选择和预留尺寸上的建议,灯光试验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同时坚持观点,不然灯光设计最终又变成被动的“服从”和“点亮”的工作。被动的设计何来“妙趣”?建筑的主入口从朝向中央庭院的位置被转移到南山墙,新消防通道楼梯采用玻璃幕墙内衬木格栅的方式,建筑师希望借此创造隐喻的“灯笼”。然而我们发现深红色木格栅根本无法被照亮,而作为主入口的玻璃幕墙是引起游客注目的关键,我们寄希于人们能够透过茂密枝叶的古树被这个隐喻的“灯笼”所吸引,于是,我们用RGB全彩洗墙灯进行格栅材料灯光试验以验证我们的猜测,答案显而易见,最终,我们将木格栅的颜色改为中咖色,采用48W/m的RGB洗墙灯(配光角度为15°*45°)。这样,入口通透玻璃完全被照亮,我们又赋予它色彩的玩味,然而并非随时变色,而是经过人为设定的每天变化不同的色彩亦或不同的季节变化,“妙趣”翩然而至。

    白天外幕墙的浅色铝板强化了建筑的空间序列感,并且精妙的处理了室内外的透光比例,我们希望通过人造光的运用来延伸这一建筑理念,于是我们运用色温4000K的白光还原了幕墙白天的色彩,与室内的暖色调形成恰到好处的对比,灯具采用36W线条洗墙灯(配光角度为25°*45°)隐蔽安装在二层出挑的雨篷顶部。为了更好的控制光的均匀度和亮度,我们把室内的调光理念也延伸到室外,以求内外灯控系统的准确控制,最终外墙照明被调暗至20%亮度时被认为是最能体现禅意之境界。

    如果说建筑灯光的禅意是被室内灯光和外部照明所点亮的,那么我们对景观灯光的处理则更显“妙趣”。建筑主要入口外墙面散落着灌木丛中投射出的植物的影子、主入口石材幕墙上映出古树的婆婆身影、还有庭院内矮墙上的有序光影,灯光和景观早已融为一体,共同描绘着一个幽静的禅意空间。最大的妙趣来自于内庭院的一片镜面水池,景观设计师通过这样一种很干静利落的方式诉说着空间的禅意,作为灯光设计师的我们,又将如何去再现她呢意境呢?考虑了很多巧妙地照亮水面的方式,最终我们回归到禅的本意,即“空”的思想上。空旷的水面安静地映射出有序的建筑空间,水面则成了建筑光影最终的栖身之所,妙趣与禅意跃然水中。

   “禅意”表达在室内空间则为见光不见灯,新中式的室内设计元素是极简的表达,灯光必须延续这种极简,创造禅意的初衷。大堂空间以古铜与金色为基调,配搭抽象水墨挂画及中式摆设,蕴含着江南诗意般的神韵,天花没有吊灯,大面积的金箔吊顶古朴华贵不显张扬,正好体现了“空”的禅意。按照常规照明手法,如此大面积的天花吊顶即便没有装饰吊灯也会有筒灯来提供基本的功能照明,根据室内设计师的想法,如果增加任何类型的灯具都有可能会打破原有的那种纯粹和禅意,我们非常尊重和认同室内设计师的想法,必须在功能和效果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最终我们在跟业主方和室内设计师的充分交流后,采取了提高相邻区域室内材料的反射率,如:天花灯槽内改为白色,墙面镂空部分改为浅色调便于反光,加强立面照明的表现,以及重点强调大堂两个侧的艺术品照明等一系列手段,最终我们克服了功能照明的矛盾,使得原本低调奢华的装饰氛围在光影的变化中“禅意”地呈现眼前。 

    豪华客房的天花大多为不同规格的金属格栅,按照原室内设计的格栅尺寸,即便是选择体型较小的LED天花射灯无疑也要外露,为此,我们或者根据灯具的尺寸改变了格栅的间隙,将射灯嵌入格栅内;或者把LED灯带隐藏于格栅内部、亦或用暗藏灯带照亮格栅,“禅意”初见。在通往顶级奢华的客房的楼梯间内,我们将见光不见灯的这一禅意表现推向了极致表现。在灯具选型上,我们主要运用了7W  24°/36°色温2700K光源的LED筒灯,以及7.2W/米色温2400K的LED灯带。台阶照明选用了1W  36°角色温3000K的嵌入式LED壁灯。

    室内照明的节能控制也是本次灯光设计之旅不断探索和最求的另外一层禅的境界,怎样恰到好处的拿捏好光效与能耗之间的平衡,在LED近乎疯狂的势头下,如何准确判断产品的优劣,如何合理利用LED光源的长板和短板,灯光设计的过程也是挣扎和反复求证的过程。除大堂空间外,九里松酒店室内没有过多的使用调光控制系统,设计师不能过分依赖调光控制系统来完成最终空间层次的明暗处理。这要求灯光设计师不但有很丰富的经验还要对各种灯具光源进行反复的实验和论证,甚至会经常对已经完成的图纸进行修改,以求万无一失。

    好的设计绝非止于图纸,尤其对于灯光设计这个带有一点神秘色彩的边缘学科更是如此。材料模拟试验、现场安装试验、灯具检测、后期调试、对焦调光都是缺一不可的环节,也是考验设计师职业态度的环节。当最终亮灯的一刻,我们被作品本身所感动,再一次印证我们的设计哲学的时候,才是人生最精彩的时刻。